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,股票建设银行

创业板股票 创业板股票 07月12日
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自2004年股改后,号称“吉林药王”的修正药业在上市路上踟蹰不前,用尽了申请IPO、借壳重组上市等种种手段。这一次,修正药业这次真的会如愿上市了?

7月10日晚间,创业板上市公司吉药控股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,拟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100%股权,重组预案待披露。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吉林首富新动作: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!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

《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》上,年龄分别为64、61岁的修涞贵、李艳华夫妇,身家财富为205亿元;事实上,多年以来,“吉林药王”修涞贵家族一直雄踞吉林首富的宝座。

从股权结构上看,修涞贵为知名药企修正药业的二股东,持股比例为29.518%;而第一大股东为通化修正实业,占股70%,有资料显示,修涞贵是通化修正的控股股东、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98%。也就是说,通过间接、直接持股,修涞贵对修正药业的持股比例不低于98%,也是实际控制人,属于高度集中控股的状态。

修涞贵的夫人李艳华,现为修正药业监事长。

修正药业与吉药控股,均是位于吉林省通化市的医药企业;只不过,近年来吉药控股虽展开了多起外延式并购,但与修正药业的大体量相比,并不在一个等级上。也就是说,这是一起“蛇吞象”并购案例,目的很明确,就是为了修正药业的“借壳上市”。
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台历上的修正药业监事长李艳华

多年来,修涞贵雄踞吉林富豪榜上第一名,号称吉林首富,还得了一个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之称。

据说,修涞贵平常生活十分节俭,百亿身家,早些年前他的衣服,多是廉价市场上买的,月花销不超过1000元。

修涞贵说:“财富的形式有很多种,不一定非得是金钱,诚信做事,得到人们的认可,才是我毕生最大的追求。”

2011年,修涞贵以11亿美元的身家位列年度福布斯富豪榜第1056位,这也是当年吉林省上榜的唯一富豪。《城市晚报》女记者当时采访他强制平仓时,修涞贵笑着说:“我不太关注这个,还没听说这事。”他还说,自己当上吉林首富,也带来点小烦恼,就是来借钱的多了,拉赞助的也多了。

有个在修正干了11年的老员工对该报女记者说:“修正集团最晚灭灯,最早开灯的屋子,一定是修总的办公室。”“修总太操劳,还爱抽烟。”

2015年11月,外界关注到,当时修正药业的股权结构调整后,此前大量的自然人持股消失不见,引人注目的是,新晋了4家投资机构,其中三家是tcl股票代码港股股权投资机构,一家是服务于美股上市的机构。于是,外界多有联想,它是不是准备要上市?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P2P风波为何隐现吉林首富修涞贵身影?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修涞贵参加中国传媒大学MBA实践导师讲座

7月11日,界面新闻发表了一篇《修正药业要“借壳”吉药控股?吉林首富修涞贵身影隐现多家P2P》报道。其中提及,“令人意外的是,坐拥如此体量的知名药企,修涞贵却屡屡涉及P2P爆雷事件。”

文章列举了修涞贵深陷P2P风波的一些情况。比如,2018年9月,两家P2P理财平台“永利宝”、“火理财”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警方立案,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捕。“修涞贵作为曾注资“永利宝”“火理财”的投资人,又在两平台“爆雷”前成功撤资,而引起公众关注。当时曾有多名平台受害者将矛头指向修正药业,怀疑其有自融嫌疑。”

据《经济观察报》此前报道,5月24日,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,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,这种行为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严肃性,严重影响资本市场的正常法制环境。媒体报道称,那起17亿元收购中也有修涞贵的身影,其曾是深大通旗下视科传媒个人股东。

界面新闻在文中称,修涞贵的身影,还出现在宜湃网等多家P2P中。不过,一名接近修涞贵的企业人称,“从P2P平台拿到的资金并没有直接流向修涞贵本人,修主要是通过修正药业的背景干了一些给网贷平台背书的事。”
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修正药业集团副总裁、营销总公司总经理、修正堂集团董事长修远(右2)

生于1982年的修远,现任修正药业集团副总裁、营销总公司总经理、修正堂集团董事长等职务,作为修涞贵的儿子,他已进入准接班人的状态。

念初中时,修远就被父母送出国留学,2005年毕业于澳大利亚中央昆士兰大学。为培育二代接班人,读高中时,他就被父亲安排旁听公司高管会议。

进入修正药业后,修远被委以重任,于2007年出任广东分公司总经理。起初一点磕磕碰碰,不过在父亲修涞贵的精心指导下,第二年业绩冲上了集团第一。

2011 年,回到总部的修远,开始负责斯达舒事业部全国的销售,二年后,修涞贵看到儿子在事业部站稳脚跟,就将销售业务全部交给修远,让他出任修正药业集团营销总公司总经理。

修正有句老话,问题出在前三排,根子就在主席台。

修远在公司内部之能稳步晋升,也许与他父亲的刻意安排有关;不过,假如是一匹劣马,鞭子抽的再凶也是没用的,他在接班方面还是有一定能力的。

官网显示,修正药业旗下还拥有健康集团、养老集团,此外,其投资领域还覆盖新能源汽车、区块链、房地产等诸多领域,但其资金的真实状况,外部尚不可知。

有过留学经历的“富二代”,多喜欢玩金融,假如修“主要是通过修正药业的背景干了一些给网贷平台背书的事”为实,那么,修涞贵为什么要怎么做?纯属巧合?抑或有其他目的?幕后有没有二代身影在其中?


不上市的“吉林药王”要上市了


修涞贵荣获全球“吉商荣耀”突出贡献人物奖

6月,由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和《环球时报》社联合主办,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品牌管理专业委员会协办的“第三届中国品牌创新大会暨2019中国品牌500强发布会”上,修正药业入选中国品牌500强,医药行业排名第二。

客观的说,修涞贵家族主要还是干制药实业,但为何要涉足多个P2P网贷平台?是否与一段时间以来该行业的“野蛮式成长”有关?另外,从目前来看,网贷快速发展的黄金期已过,很多企业也包括不少上市公司“拿得一手好牌,却打烂了”,未能扛过风险。

另外,有部分网贷平台,让出资人亏了钱,但与“自融、非法集资、资金池”等因素无关,监管上也认为是合规的,那问题又来了,假如爆雷了,如何认定这是一个存商业的行为,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。尽管有“风险自担”条款,但在社会上的个人投资领域,多存在缺乏管理风险的能力,也包括承担风险的共识。

更重要的是,P2P这个行业,以前大家挣钱太容易了,“你要我高利息,我要你本金”的把戏频繁上演,多少投资人被坑!

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

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

相关阅读